title010.gif

文章分享-尼伯特風災後一年的諮商工作省思

分類:台東家扶中心
建立於 2017-07-25, 週二 最近更新於 2017-08-31, 週四
字體大小:

尼伯特風災後一年的諮商工作省思

黃淳浩 諮商心理師
 
尼伯特風災已滿一周年,嘗試回首,風災當時的一切情景、情緒與衝擊還是歷歷在目,自己在風災時居於台東市,三樓房舍屋頂被吹飛,多處漏水,與室友們約略整頓完住處毀損後,大夥聚在一起共同煮食生活、互相安慰與打氣,待氣候較為穩定時,社區的街坊鄰居才紛紛到街上走動,互相辨認街道上被吹落的水塔、家具、鞋子,分別是哪戶人家的,把泡水的家具器材堆疊起來等待清運,雖然一切景象十分狼藉,但仍在心底感受到,對於平時點頭寒暄、倒垃圾時簡單問候的社區關係而言,這是一個社區居民們打從心底互相關心、寬慰與彼此照顧的好時機。
災後一週,聽聞急難搜救隊友人即將前往巡視各區災情現況,我表示了同車隨行的意願,透過九二一震災與八八風災的學習經驗,我想救災過程中資訊混亂與不對等,容易形成集體的恐慌,也會使救災需求無法貼近當地的需求,在當時台東僅有網路傳遞台東災情、新聞並未關注與播報的現實狀況下,一方面將災區實際的資訊用簡要的文字整理至臉書平台,促進台東居民對現況的瞭解,並透過自己的雙眼、身體直接感受與經驗災區的具體毀損樣貌、社區集體氛圍,促進後續形成諮商專業評估、介入程度與策略的參照依據。
 
隨車訪視時,我從各社區的簡單瞭解,大致歸納出,災後各社區的(1)區位環境、(2)對外部系統資源的連結能力、(3)社區內部的統籌凝聚程度,(4)離鄰近城鎮運輸物資的便利性(5)天災類型與居所、產業毀損程度,可能決定了社區居民的現場實際需求方向與需求量的差異。如香蘭村村民表示「本次風災傷亡人數少,且與八八風災不同,道路未完全中斷,又因村落位置距離太麻里市區僅20分鐘車程,其實醫療資源與食物並無大量缺乏。」,村民當下需求偏向如何運用帆布、建築施作人力等補強物資,進行臨時居所的安頓,並關注房屋毀損、產業毀損能否復原修繕、是否能擬定具希望感的重建與政策方向,身心因此感到不確定與茫然,而對未來感受焦慮與疲憊。
災害發生後不久,若助人工作者能先行專注安頓內在身心,而後前往現場了解各社區的真實需求,提供基本陪伴關係及適切心理衛生觀念,包含對急性壓力反應的正常化(normalize),協助成為辨識後續創傷反應的社區守門員,也提供社區中主要的服務者與協助者,有共同討論的對象與出口。
 
災後一個月,各社區對外連結的支持系統大致形成,各團隊如水電修繕、鐵工、屋頂翻修、建築工人、志工等,紛在不同的時間點進場支援,進入物質重建的工作期。同時為因應居民對未來不確定感的焦慮,跨專業團隊如急難救助隊、防災中心、水保局、農委會對於風災後續援助的期程規劃,開始組織與密集對話,並對社區中、長期重建的規劃同步提出諸多版本的想像與藍圖。
 
在與社區居民互動過程,可感受到社區居民很需要有參與上述專業團隊,共同進行溝通對話,於專業意見規劃中獲得協調的空間,有不符合社區需求與文化的外來想像,可獲得修正的機會,並視社區需求與未來發展考量,提出居民版本對重建家園的想像與敘事。諮商與助人專業在此時,或可擔任社區居民與各專家意見的橋樑,平衡對話中的權力關係,並促進規劃家園重建時,對社區民眾身心觀照有更高的敏感度與審慎考量,共同視社區需求建構出更具適應性與韌力的社區集體想像。
 
例如社區居民於重建過程中提及:「慈濟原本說要幫我們重建整個社區,我們後來還是很不好意思的拒絕了,我們表示其實比較需要幫忙蓋回屋頂,後來他們就幫我們修繕屋頂,真的是很感謝」,「我們原先被輔導休耕、不要使用太多農藥,但可能一時無法做到,後來被安排前往參訪自然農園,雖然未來還不知能否朝向這條路發展,但是個很棒的經驗,與老祖宗和土地、自然共生的智慧很接近。」
 
從社區居民的分享與寬慰的神情,可以看見嘗試拒絕不切合社區需求的外在支持,可能耗費社區居民的能量,但也從彼此共同協力的過程,社區居民正逐漸發展出與現實切合的未來生活樣貌。
 
當受災戶的基本安居、食、衣、住、行被妥善兼顧後,往往才稍有餘力關注到風災引發自身內心深處的驚嚇與衝擊。若受災對象呈現急性創傷反應,歷時一到三個月才會逐步發展為創傷壓力症候群,屋、農損情形較嚴重者、重建與施作方向猶豫不定者,獨居長者、兒童、社區資源或較缺乏社會系統支持者,或是不符多數補助項目資格者、長期於災區服務的工作者,皆有可能會是助人工作者易被忽略卻需要持續關注的群體。
 
尤其救災重建過程中,對於兒童的關注通常容易受到忽略,正當成人忙碌且焦急於家屋的復原時,孩童也可能不自主的承擔了家中緊張與不確定的情緒,或在百忙之中感受到被疏忽與遺棄的感受,或掀起先前相關過往經驗,似乎也在心理層面上陪伴成人,承受著颱風對小小心靈的內在衝擊;而長期暴露在救災情境中,包含大量志工在內的救災相關專業工作人員,因受助者的強烈期待、搶修時間壓力與緊迫,使其在高壓力環境工作下,很需要關照其身心狀態的穩定程度,以減緩替代性創傷發生的可能。
 
社區的重建歷程有分短、中、長期,同樣內容的復原工作,亦因距離市區遠近與運輸條件差異,也可能有不盡相同的復原期程與速度,形成受災者不確定的因素與對未來的擔憂。此時若有穩定的對象在旁陪伴、聆聽與討論,受災者往往會明顯展現出較快的復原速度與內在韌力,此時諮商專業的評估與介入有其必要性,可視當地需求、對諮商專業的開放與準備程度,審慎評估進場的位置與角色。
 
組成助人專業服務團隊進場協助,能夠促進服務過程中的對話討論、相互觀照彼此身心狀態,並適度分散過於密集的服務質、量所帶來壓力反應,避免造成對專業服務品質的耗損,並形成較具緩衝與彈性的工作模式。更進一步,可規劃籌組人力,經過簡要基本培訓課程後,成立陪伴志工團,進入社區提供陪伴服務,都是可以考慮的介入方式。 
不論是視現場需求舉辦減壓團體,以適時協助各專業人員舒緩情緒;如台東家扶中心於災後連結當地新香蘭社區「原家中心」,引入專業諮商人力進場進行篩選評估,而後積極安排為期半年以上,多樣化的小團體諮商、針對工作人員與社區民眾舉辦的多樣化身心舒壓活動、成人與兒童個別諮商,陪社區居民們走上一段災後療癒之路;或如舊香蘭社區與在地文史單位「東台灣研究會」合作,透過「口述歷史訪談」的社區計畫,邀請村民共同敘說村落過往從西部遷移至香蘭落腳的歷史,回憶當年如何面對惡劣的謀生環境,並反思未來社區後續發展的樣貌,上述多元作法,皆是透過因應風災的挑戰,發展出另一種柔性陪伴的可能。
 
在地的基金會、社福單位等民間組織,對災後應變發揮了承接在地聲音,統籌與促進各專業進場服務,社區亦可藉此動能,打造一個可供穩定對話、凝聚共識的平台,透過專業諮商介入等多元方式,從旁提供穩定的與支持陪伴,以當地居民為主體,協助其視自身需求處境促進表達、行動與選擇,並從中感受到個人與社區,具有自主規劃與決定未來走向的權力。
 
在諮商的進場與工作方式上,可視社區環境、需求、對諮商專業的接受度,提供多元的介入方式。諮商工作者可進入社區討論,即時提供專業意見作為參考諮詢,或從旁提供支持陪伴,並進行持續需要諮商專業介入者的篩選評估,此時因受災者具有實際內在需求,亦作為針對社區進行諮商與心理衛生教育推廣的良好契機。
 
風災過後,孩子與成人可能呈現出不同的情緒與行為表現,依據精神疾病與診斷統計手冊第五版(DSM-V)的說明,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孩童可能以易怒、衝動或打架、破壞他人作品,來表達內心無法言喻的憤怒,亦可能因口語表達能力的限制,呈現出人際退縮、欲振乏力卻說不出原因的現象。因應風災帶來的壓力與挑戰,也可能掀起對舊有關係、社區或家庭系統中的脆弱面與陰暗面,或過往受災相關經驗的記憶再現。若高齡化社區內有許多長者,可考量透過農耕或園藝種植,促進社區居民與土地、環境的再連結,而社區自主規劃舉辦之災後聯合活動,如新香蘭舉辦的「婚紗走秀」、舊新蘭舉辦的「中秋晚會與電影共賞」,皆為尼伯特風災過後,社區居民們自然地於生活環境中,共創出全社區相聚同歡的珍貴畫面,正因為共同經歷過災害,反而更加珍惜彼此的相聚與平安,或可說是社區自發促進了創傷後成長(Posttraumatic Growth, PTG)的集體過程。 
 
當社區居民遭遇到如去年尼伯特風災的劇烈衝擊,很可能暫時經驗到被天災單方面「決定」與「剝奪」的感受,作為諮商專業工作者,如何透過分階段、多元角度的互助協力,陪伴社區居民宣洩負面情緒、找回自身控制感與正向力量,並重新連結回社群與傳統文化的母體智慧,進而賦予災害經驗正向意涵,重新修補與環境的緊張或對立關係,是我們承接下每位當事人的首要挑戰,此機會亦是開啟一條反思未來社區,如何在集體支持與外在資源建設上,更具備防災能力與韌性以因應未來天災再臨的可能性。
 
風災一年的時間過去了,當社區的諮商服務正好告一段落時,我再度前往拜訪當初因風災受損,最後決定重新建造房屋的社區居民,他臨時居於隔壁矮房,而原址多了棟灰色的水泥房舍,他仍然還在等待房屋被建造完成。「七月快到了,大部分社區居民的房舍都修好了,而我是期待他們趕緊蓋好,但也知道大家都需要幫忙,也都在等,真的不好意思催,但也仍是要提醒他們,不然颱風季節靠近時還沒有屋頂,我仍然會擔心」。內心拉扯擔憂的心情溢於言表,而後又拉著我往他家後院,手腳並用向我介紹著:「這是以前古早房舍的痕跡喔,我還留有一點...」「接下來我規畫要種植芒果,以後房子蓋成,我要對外召集小幫手來幫忙,也看能不能少噴一點農藥...然後還要種...」,最後離開前,他說:「其實,每一位人士的幫忙、忙碌與奔走,我們都看在眼裡,不好的讓它過去,好的我們放在心裡珍惜起來,已經非常感恩了。」經歷風災後的嶄新希望,好似正如同他田地裡的蓬勃生長的苗木一樣,又悄悄靜靜的發起芽來,顯得益發茁壯。
 

新增回應

提醒您:
● 歡迎您在此分享對於本文內容的想法、建議或回饋。
● 嚴禁謾罵、發表不雅文字或張貼任何廣告內容。
● 中心網站有權利遮蔽或刪除不當言論,敬請見諒。
● 若您有任何疑問,歡迎您利用網站上的留言聯繫來告訴我們。

安全碼
更新

 地址:(950)台東市正氣北路255巷74號。電話:(089)323-804。傳真:(089)342-086。劃撥帳號:00432159。統一編號:78861004電子發票愛心碼:323804服務信箱
Copyright © 2012 台東家扶中心 版權所有

Designed by 台東家扶中心